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都市 > 那年花开1981 > 第八十九章 我是学生,又不是医生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
网站最新地址:www.88dusu.com.请各位更新下

换源:

那年花开1981 第八十九章 我是学生,又不是医生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

二中的陪考老师很快赶了过来,最前面的是瘦瘦小小的数学老师,胡老师。

夏月的心神正处于激荡之时,对着胡老师就道:“胡老师,严进步把数学的九道大题都做出来了。”

胡老师疑惑的看向严进步,也是不能理解。

二中有监考老师,她到这会儿自然是知道今年数学考卷有多变态的。

但胡老师没多说什么,看了看严进步之后,就开始驱散众人。

“好了,考试就是这样,别人做出来是别人的本事,自己不要嫉妒,也不要气馁,这一门没考好,还有下一门嘛!都散了吧!”

但是围过来的人不少,叽叽喳喳的自然不愿罢休。

“都做出来了,不可能吧?他作弊了吗?”

“........”

“我哪有,我没有.......”

严进步急的脸都红了,他把身上的口袋都翻了出来,表示自己没有带小抄。

而这时候,一名男生冷不丁冒出了一句话:“那你是买了考题吗?我听说省城就有卖考题的,一套三四十块钱......”

“.........”

所有人都安静了,全都震惊的看向了严进步。

跟作弊比起来,好像“买考题”更可信一些,要不然那么难的题,你咋全都做出来了?

80年代的孩子,心思是单纯的,很容易盲从,而“你去年还不如我,今年你凭啥比我强”的心理,也非常普遍,

所以那个学生说出这话的时候,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但是下一刻,他就看到胡老师的脸色变了,眼睛瞬间冒出了火星子,好似要择人而噬的牛魔王。

胡老师压抑着嗓子,就像老牛低声吼叫一般道:“你想害死我们吗?你想害死所有人吗?”

胡老师一指周围的学生:“你想让所有考生的成绩,全部作废吗?不是育红中学这一个考点,是整个县的考生成绩作废,是整个市,甚至.......”

胡老师不敢说下去了,他怕以讹传讹,会出现失控。

所有人都傻了,包括夏月和严进步,直到其他的老师过来,把他们全部驱散,都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。

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一旦考题发生泄露,是他们全部考生的灾难,是要殃及池鱼的。

高考恢复四十年来,只有03年川省发生过一例,改变了全国六百万考生的命运。

严进步跟李野等人汇合后,很惭愧的说了这件事情,又被性子火爆的韩霞一顿数落。

“你个呆货,就咋实话实说呢?不会编个瞎话吗?”

“瞎话......咋说嘞?”

严进步是个实诚人,编瞎话的技能熟练度不够,让他慢慢想也许还行,让他临机应变,还需要磨炼。

李野叹了口气,道:“以后再有人问你,你就说老槐爷给你托梦啦!记住,一定要嬉皮笑脸的说,让人一看就知道你在说瞎话。”

“.........”

众人皆惊,好似解开了心底的疑惑。

此后多年,清水县老槐爷香火日盛,连临县甚至省城的学子,都有过来磕头求梦的。

7月8日下午的政治,李野考的非常“紧张”。

主要是因为时代环境的不同,很多后世的思想意识,在这个时代是“叛逆”的,如果一旦被阅卷老师认定为“叛逆”,那就会有灾难性的后果。

这玩意儿,可能比作弊还严重。

所以李野提前看了很多近几年的报纸,都给读取进脑壳中的“生物硬盘”里面,

等到看到考题之后,一遍又一遍的确定,才敢下笔答题,谨慎谨慎再谨慎。

如果遇到不会的,就搜索所有相关的近期社论,结合书本进行“摘抄”,

我把能写的都写上了,阅卷老师你看着办吧!

在上辈子的时候,有个老师曾经告诉李野,他们在进行阅卷的时候,不是算考生该“减多少分”,而是算卷子上该“得多少分”,

这是非常具有“善意”的阅卷准则,谁也不想因为自己的苛刻,而影响了一个考生的一生。

同样紧张的,远不止李野一个。

像清水县这种小地方,高考七门课之中,语文、政治,是拉分的“大户”。

因为只有这两门课,大部分考生才有希望拿到80%左右的分数。

其余像物理、数学、化学、英语这些课,高考的时候能拿40%就相当不错了。

李野去年数学21分,都还算可以呢!

如果想要数理化平均拿到七十分,那得是市一中的尖子班,想要拿到八十多的分数.......去省城最好的高中看看吧,那里也许有你要的妖怪。

平均八十多分,那都能考到五百多分了,想啥呢?都去清北,都去重点吗?

77年之后,连续多年,清北每年才招一千多人,哪里有那么多的高分考生。

所以对于夏月这种破釜沉舟的考生来说,政治,必须高分拿下。

事实证明,夏月数年的刻苦学习没有白费,政治试题她答了个大差不差,应该能得到90分以上的高分。

政治考试结束之后,考生们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然后继续进行后面的生物考试。

这也是三天的高考考试之中,唯一联考两门的情况。

在30分钟的休息时间里,考场里的学生全部被轰到外面,监考老师要重新检查课桌、墙壁,保证考场内没有任何纸张,以及有可能作弊的东西。

八人小团体,仰仗着李大勇的熊壮身躯,抢占了一处阴凉,聚在下面拿扇子扇风。

七月的天,真不是人受的。

“哥......我找我哥,1-06考场.......”

一个细嫩的声音从校门口那边传过来,李娟费力的提着一捆汽水,小步快跑着向李野这边靠近,中途却被一个老师阻拦了。

不过李娟本来就是育红中学的学生,老师认识她,很快就放了过来。

李大勇赶紧去把汽水接了过来,嘿嘿笑着连夸这妹子懂事。

“是我哥让我来的,人家老师让进。”

李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零钱,递给李野。

李野摆摆手,用牙咬开一瓶汽水,递给了小李娟。

“喝吧!跟大窑一个味儿!”

“.........”

从昨天开始,李娟就“奉命”驻扎在育红中学门口,给李野“陪考”,也不知奶奶吴菊英是担心李野又犯愣头青呢?还是怎么滴。

这么热的天,李野哪能让小丫头在外面干等。

一张五元大票扔过去,自己找个阴凉处呆着去,奶糖、瓜子、小汽水,随便整。

结果李娟真是个又自律、又机灵的好孩子,自己一分没花,还跑出大老远,买了一捆汽水送进来。

八人小团体正灌了一肚子凉水,嘴里没滋没味的时候,一瓶汽水喝下去,就跟后世的孩子,在嗓子冒烟的时候喝了一瓶快乐水般的舒爽。

“李野,你这妹妹不错。”

“嗯嗯,长得好看,也机灵。”

李娟嘿嘿嘿笑着,也是喝的美滋滋,有汽水喝不说,兜里的钱两天都花不完,到时候如果哥哥还是不要,那就......存起来。

阿娘真抠,一个星期才给五分钱,买三根冰棍都不够,哪像哥哥这么大方阔气。

当然,妹妹李莹更抠,那五分钱能攥出水来,一分不花,严防死守,都不知道藏在哪里,怎么找都找不到。

这边李野等人喝汽水,那边的同学喝凉水,但是苦于卖汽水的太远,就半小时的休息时间,谁也不敢出去买。

众人看向了夏月,但是这个往日里一直给大家吹气鼓劲的“炮手”,今天却呆愣愣的哑了火。

她正在给自己“算分”。

“我语文能得80多,政治90多,化学45,数学......算20,生物至少要考到40分以上才行。”

夏月算了好几遍,感觉自己还是有机会完成既定目标的。

今天考完生物之后,7门课就考完5门了,如果能拿到280多分,明天的物理和英语再拿到125分,就能拿到410分,

应该能满足去京外的最低标准.......吧!

数学她考的是不好,但别人也考的不好啊!

高考是排名次,不是论分数,整个清水县的水平就这样,除了李野那群“叛逆”,她夏月依然是最好的那一撮。

但是如果让李野知道夏月此刻心里的想法,基本上就要提前给她默哀了。

这种还没见到考题,就计算自己能拿到多少分的算分方法,其实是一个谬论。

打个比方,后世某球比赛。

“中果队0:4落后了,离比赛结束还有40分钟,我们还有机会。”

我有妮玛的机会哦!

就你能进球,别人不让进是吧?

那特么的对手得是“安道尔”才有机会,是叙利丫都不行哇~。

套用到此刻的夏月身上,就是剩下的题,我想拿分的题你必须给我出对,我不想拿分的题你爱咋出咋出.......

你当高考命题组的人是傻的?

都按你们的心意出题,那还考个勾八,你们自己算算分数,直接打起背包去学校报道算了,我也省了费脑子出题的力气。

八十年代高考的目的,就是死命往下筛人的,想要达到那么低的录取率,玩的就是天马行空,出人意料。

考试前五分钟,考生允许进入考场。

在进去之前,金胜利走了过来,想跟夏月互相鼓励一下。

但是夏月却偏过了头,不搭理他。

在夏月的眼里,金胜利就是个“胆小鬼”。

因为陆景瑶的自学丛书没有按时送到,已经三年复读的金胜利,临阵退缩放弃了报考本科,选择了报考大专。

这一下子,就让夏月失去了同行者,成了孤家寡人。

最坚定的伙伴,在最后关头离自己而去,让夏月有了独行者的感觉,孤独,但更自强。

任我孑然独行,依然无怨无悔。

进入考场,试卷发了下来。

生物卷面分一共就五十分,分作两张考卷,这还是今年加了二十分的结果。

81年生物才第一次列入高考科目,当时很多考生都不知道去哪里凑书。

而且生物卷面分只有三十分,绝大部分考生都不会在上面死磕,零零散散的知识点,就跟鸡肋一个味道。

但今天这跟鸡肋,落在李野嘴里,感觉却好似逮到了“肥肉”。

新陈代谢.......nda的空间结构.......人体肝脏的主要作用.......人体骨骼肌肉分为那两部分.......论述人体呼吸全过程......

【这些分数不都是白捡的吗?】

李野感觉自己能考满分,丢一分,都是对上辈子体育老师的不负责任。

因为体育老师讲起这些有关人体的知识来,必定是头头是道。

但他不知道的是,此刻无数的考生,都在心里破口大骂。

“我是个学生,又不是医生,这踏马什么破题?”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