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都市 > 那年花开1981 > 第八十八章 都考糊了吧?哈哈哈哈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
网站最新地址:www.88dusu.com.请各位更新下

换源:

那年花开1981 第八十八章 都考糊了吧?哈哈哈哈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82年的高考,上午只考一门语文,两个半小时的考试结束之后,所有人都感觉.......考的还行。

语文嘛!就是学渣也自我感觉学的不错。

记不清的可以瞎蒙,看不懂的可以胡诌,反正都能填个七七八八,落个心理安慰。

也不知道年年第一门考语文,是不是为了让考生们培养自我信心,以顺利适应残酷的高考环境。

八人小团体出来之后,都是满脸喜色,互相对望一眼,默契微笑。

还有什么比押中了作文题目更好的事儿吗?

于是在排队返回县二中的时候,胡曼等人都凑了过来,对着李野叽叽喳喳的问。

“李野李野,你是怎么猜到今年的作文题的?”

“这怎么能是猜到呢?”李野很正经的解释:“这是全力准备之后的必然,我们一共练习了十几个作文题目,百分之几的几率,不算幸运吧!”

“也是也是,我们前面学的好苦哦!”

所有人都记起了前段时间的苦日子,那时候,李野的压迫,比学校的老师还狠,让人又痛又爽。

而队伍中的其他人,看向八人小团体的眼光就不那么和善了,几乎可以用“恶意满满”来形容。

【臭显摆什么?不就押对了一道作文题吗?】

到了学校,李野道:“好了,记住我们约定的,不许讨论任何有关考试的内容,各自回去休息,准备下午的化学。”

因为下午两点半才考化学,所以中间有四个小时的时间休息,

李野要回家吃饭,其余人自己去二粮店做饭、吃饭,然后回学校宿舍午睡。

这是吴菊英强制性的规定,要不然李野肯定是要跟文乐渝腻歪在一起的。

高考之后她就要跟妈妈回京城了,这一别两三个月,也不知梦里能相会几回。

李野骑车到家的时候,恰巧看到大姑李明月从家里出来,怨气满满的跟他错身而过,连个招呼都不打。

李野一时不解,不过进了家门之后,李娟悄悄的告诉他,为了他这个大孙子的高考,吴菊英直接把李明月给轰走了,还不许她跟李野发生争吵。

“奶奶可疼你了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李娟的眼里全是羡慕,甚至隐隐的有些泪光。

从小奶奶不疼姥姥不爱的赔钱货,俺心里的苦涩你们谁能懂?

不过幸好,这个后哥哥比亲舅舅还好,说好了过几天,就把那辆凤凰车给自己嘞!

到时候,我一天擦三遍,铮亮。

中午饭是凉面加炸小鱼,其中炸小鱼是奶奶吴菊英的拿手菜,先拿小鱼过油,然后用醋炝锅加葱爆炒,又酸又香,非常下饭。

吃过饭之后,李野回自己屋午睡。

而李娟和李莹两个小丫头,一个守在门口,一个守在院内,

这会儿别说那个讨厌的大姑回来了,就是一只鸡靠近门口,都会被无情的轰走。

“谁也不能耽误你哥睡觉,”这是奶奶吴菊英的原话。

下午的时候,奶奶直接对李娟道:“去,到学校门口蹲着,有事立刻去找你爷爷报信。”

……

下午的化学考试,李野感觉也不错,不说拿个满分一百,但九十七八是肯定有的,毕竟跟后世的题型有所区别,但问题不大。

八人小团体的其他人感觉也不错,半年的题海战术终于显现出威力,两个小时的时间,起码能把卷子做完,

而其他的考生就没那么轻松了。

很多学生从考场出来之后,都是脸色灰暗,逮住其他人七问八问,然后郁郁不乐。

这时候最难受的情况就是,你不会做,但别人会做。

当然,没做完卷子的人里,不包括夏月和金胜利,

他们拿到陆景瑶寄来的《化学》自学丛书之后,是下了很大苦功的,连带着跟她们紧密的那个学习小组,也是颇有收获。

八人小团体和夏月等人,都感觉今年的高考,将会是一次顺利的战争,三天之后必然可以收割胜利的果实。

但一切的变故,发生在第二天早上的数学。

严进步昨晚睡的不太好。

李野一再跟他们强调,在高考结束之前,不许跟人对题,不许翻查答案。

因为又不是考后报志愿,严进步等人的报考志愿早就确定了,现在估分屁用没有,除了给自己心里添堵,没有一点有益的用处。

但严进步还是没忍住。

他在化学考试的时候,有好几道题答的都没把握,实在忍不住找人对比了答案,得到了一个不好不好的结果。

他确实做错了,但别人也没作对。

这就很纠结,毕竟高考的战场是整个东山省,不是清水县,不是县二中。

所以严进步第二天迈进考场的时候,精神不是很好。

他走到自己座位的时候,刚好跟后排的夏月对视了一眼。

唉?

夏月好似.......也没睡好。

八点整,数学考试开始。

卷子从前排向后发了过来,还没等发到严进步这里,前面就有考生发出了轻轻的惊呼声。

“都不许说话,不许东张西望,不许交头接耳。”

监考老师那严厉的声音,把轻微的惊呼声压了下去。

严进步拿到了自己的卷子,打眼一瞅,顿时发蒙。

“怎么......会这样?”

82年的数学考卷,没有选择题,没有判断题,全是“大题”。

九道大题,就是82年高考试卷的全部。

这简直就是学渣考生的噩梦好不啦?

你没有选择题,让我可咋选?

没有判断题,可让我咋蒙?

严进步看着眼前令人发晕的卷子,好似都能体会到出题老师们的满满恶意。

“学渣们,恐惧吧!把机会让给有实力的人!”

严进步不是学渣,但也不是学霸,

可是当他仔细瞅了两遍卷子上的题之后,突然感觉.......咋么看着......这么眼熟呢?

夏月也懵了。

今年的考题都是什么情况?

前面的语文作文题就够出人意料了,怎么数学也这么“任性”?

要知道前年的作文题目,是读《画蛋》写一篇读后感,也就是对达芬奇画蛋的精神加以诠释。

去年的作文题目是根据《毁树容易种树难》,写一篇读后感,

往前倒推两年,也是根据某一篇“新时代”的文章,改写、缩写成新的作文。

结果今年的作文,竟然出了一道《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》,

这是特么你一个高中生应该关心事儿吗?

你以为自己是士大夫呢?

好吧!我是xx主义接班人,您说得对!

就算再出人意料,但汉语毕竟是母语,根据名句编写文章,也算是考察每个考生的基础技能,你要连语文都学不好.......

但你数学这是闹哪样呢?

九道大题,一组函数,三道几何,一道抛物线,一道数列,你这是要难死我们吗?

只是几分钟,夏月的手心就出满了汗,钢笔都快抓不牢了。

但卷子已经发下来了,再难,也要迎难而上。

“我不行,别人更不行!”

夏月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,聚起精神,演算起第一组函数题来。

结果六个函数填空,她才算到第五个,就听见翻卷子的声音。

她抬头一看,发现是前排的严进步,已经做到了第二页。

“他.....是不会做,空题了吧?”

作为复读一班公认的学习尖子,夏月曾经霸占全校数学第一半年之久,直到被姜小燕超过。

现在看到严进步比自己更快的进入到第二页,肯定不愿意“盼着他好”。

可等夏月做到第二页,还在根据方程式,猜测着该在平面直角坐标系上,画出什么曲线的时候,那恼人的翻卷子声音,又响了。

夏月一看,严进步做到第三部分了,

“这......怎么可能?”

夏月一瞅第二页试卷的第四大题,是一道有关圆锥体的几何题,一看就有脑袋发蒙的错觉,他严进步怎么做的?

夏月不由自主的,就想探头看看。

“后面第四排的女同学,警告你第一次,再看别人卷子就让你出去。”

夏月赶紧把身子缩了回来,心跳扑通扑通的一阵心慌。

“他行,我也行。”

不知觉间,夏月连自我打气都换了姿态。

但张雪峰说过一句段子——“xx不会你可以乱写呀!xx不会你可以抄阅读理解呀!数学不会你只能特么写个‘解’呀!”

想要抽丝剥茧的解开一道数学难题,必须要先找到那个人家故意给你留下的漏洞,使劲顶进去就一路顺畅了。

但你磨磨蹭蹭就是找不对要害,你就是本事再硬,它也无处可使呀!

“最后三十分钟,考生注意时间。”

等到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三十分钟的时候,夏月还在看着自己卷子上的四个“解”发呆。

她一个都没算出来,一个都没顶进去。

“铃铃铃~”

考场收卷,一片哀嚎之声,几十名考生,几乎全都如丧考妣,

除了严进步。

严进步看了看周围的情况,立刻觉得“此地不宜久留”,收拾文具就站起来开溜。

但是夏月随后追了上来。

“严进步,严进步,你给我站住!”

夏月一把拉住严进步,质问道:“你跑什么?”

“我.....”严进步道:“我急着去打酱油呀!我们中午做饭没酱油了。”

“你们守着粮油铺会没有酱油?呼~呼~”

夏月喘了口气,问严进步:“我问你,你那九道题,都做出来了对不对?”

“.........”

严进步没有回答,李野曾经叮嘱过他们,高考结束前不许跟别人交流。

但他这个人实诚,如果夏月问他九道题做出了几道,他还可能扎个瞎话,但问他是不是都做出来了,他就愣了。

“你果然都做出来了。”

震惊的夏月没有发现,随着她和严进步的争吵,周围有许多考生围了过来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